欧宝体育官网-欧宝体育官方网站

联系我们   Contact
你的位置:首页 > 玫瑰文化 > 玫瑰典故

苦水玫瑰 | 匈奴往事:失我焉支山,令我妇女无颜色

2022/7/11 16:09:30      点击:

有这样一首古诗,传颂千年,成为经典之作。有这样一首古诗,结构及其简单,单句重复三遍。有这样一首古诗,记载了汉人与匈人的百年战争,他本是一首匈奴的民谣,因匈奴没有文字,只以口口相传的方式传唱着,它如此平常,而苍凉悲壮,一个没有文字的民族,匈奴早就淹没在历史的风尘中,但作为匈奴的对手,我们的祖先记下了他们的歌谣,无论是通过贸易中的交流,还是战争中获取的俘虏-具体的方式我们不能得知,但千真万确,汉人记下了这一首而不是其他的民谣。哪怕只是看着这几句简单的文字,我也能感受到两千年前的汉人,在竹简之上的欣喜与骄傲。

让我们来感受一下,匈奴人的悲伤:

失我祁连山,使我六畜不蕃息。失我焉支山,使我妇女无颜色。失我焉支山,令我妇女无颜色。失我祁连山,使我六畜不蕃息。亡我祁连山, 使我六畜不蕃息。失我焉支山, 使我嫁妇无颜色。

今日的青海省、甘肃省,在汉代以前曾经是匈奴浑邪王与休屠王的牧场,而祁连山的名称,也是由匈奴人所命名,他们的“祁连”,指的是“天”。焉支山又称胭脂山,盛产胭脂草,是匈奴民族重要的颜料产地,丢失了胭脂山之后,匈奴的女人再也没有可以化妆的工具。宏大的战争就这样和个人生活关联在一起,而在这首沉重的古诗背后,是汉与匈奴百年的战争。

我不知道先人是如何看待匈奴人的失意的,也许也曾有过同情和体谅,但更重要的,是守卫了汉家疆土的平安。匈奴人曾经遭受的苦难,汉人在更早的时候就已经经历过了,甚至秦修长城,以拒匈奴,不惜征发天下民力,求万世治安事。我们的百姓所受的苦难也一样不少,为了抵御匈奴而创造的长城,在后世成为历朝历代一个重要的防御工事,长城以内,即是汉土。长城以外,有时候则不是汉土。而这一道在21世纪的今天成为世界八大奇迹之一的长城,在他修筑的时候百姓所遭受的苦难,比匈奴妇女的胭脂要更加沉重。我们的先民甚至留下了孟姜女哭长城这样的故事。陈胜吴广揭竿而起,王侯将相宁有种乎,秦朝匆匆而亡,汉朝便接过了和匈奴作战的责任。

前有白登之围,后有和亲之耻。

至汉武帝,公元前121年,匈奴又一次入侵我河北怀来。霍去病将兵出陇西,过焉支山,短兵相交,大获全胜。同年,霍去病将骑兵五万,出北地二连里,至祁连山寻得匈奴主力,大战竟日,俘虏三万余人,匈奴浑邪王部被彻底击破,余部逃亡漠北。从此漠南无王庭,有史汉家第一功。

在流浪的路上,逃难的人们唱出了这支歌。而饱受战乱之苦的汉人记录下了这首歌,这既是胜利的里程碑,也是苦难的一个终结。让胡马远离汉土,让和平永驻人间。

Baidu
sogou